伊桑格兰

这两天又在掐架。

明确表示很烦某些根本写不出合格“同人”却只会上肉的作者,这和那些让演员不断脱衣服演船戏来回避“我拍了一部烂片”的编导根本没有区别。似乎只要写H给读者感官刺激,就可以转移读者的注意力,OOC等硬伤就不算什么了。说句不好听的,很多写手和读者,他们根本不是爱着某个CP,而不过是把某个CP当成炮友而已。 

呵呵

BVS里扎导根本没有把听证会那场戏拍出来的能力,因为这种戏太难了,而比它容易得多的戏份扎导都拍得很烂。

这两天看到一人要求别人写BVS社会全景式同人,其中涉及法律宗教权力监督社会心理学等等难度极大的课题。我说你这对作者要求太大了,她说我又没要求你们写得深只要你们都写到就行了——问题在于这些课题不写深能看么?这位简直就是要求别人做一桌子满汉全席,又在那里矫情“要求又不高,我只是想吃两口而已”……看人挑担不吃力啊你,哪来那么大的脸

说走就走的旅行

工作太忙了,所以旅行基本上都是说走就走。

明天去重庆,一直待到周五,寻访极限挑战走过的地方(咱也要年轻一把~)。

就是好想求个人同吃火锅TAT

玩得起与怎么玩——从金条大战的失败,评《极限挑战》的成功

一直都很想在《极限挑战》第一季结束之后写点东西。但是七七八八写来写去总觉琐碎,不知如何成文。今天鼓起勇气把当初被黑成一片的第二集金条大战看了,却突觉灵光一闪,所有问题都得到了解答。

金条大战是失败的一集,所以说虽然是完整录制的第一集,却不得不放到第二集里播出。但这集里反映出的问题,却像一面镜子,也像一个预言。极挑之后的成功,与这一集的失败,其实是息息相关的。


我首先想花一点时间,带着大家把第二集中的高潮戏“决战证交所”回顾和分析一下。


(背景:第二集中6位嘉宾为金条展开激战。在七宝的肯德基餐厅里,本来与张艺兴结盟的孙红雷,在follow PD的唆使下,为了...

为什么我反感向作者伸手要文包/文档

 让我很奇怪地是这种基本常识居然还要作者专门写东西科普解释???网上看文,本来就是不出钱的,吃免费食品大家还知道去指定地点统一领取,为什么网上吃白食不算、还要作者帮你打包整理送货上门?

作者也不用担心这种JP作者伺候不好掉粉,本来这种人的心智就是处在婴儿期,你再怎么伺候,下场都是吃力不讨好——而照顾婴儿这种活本来就只有婴儿的父母长辈或者保姆等直接有监护义务的人才该干,作者又不是这些人之一,干什么上赶着去照顾这些心智发育不全的巨婴?


太阳照在绿墙山:

起因是又有人找我伸手要文包/文档了。我很不爽。

本文不针对个人,就事论事。

为什么我...

想起那个“梅林老师要负责技术研发、出任务时候的后勤、看孩子(训练候选人)、心理咨询、还要负责给各位活着的或死了的骑士的狗狗铲屎……”的梗了(话说不论换了谁这头发都不秃才怪呢)。

阿晞:

治愈一个🐶

脑洞有风险,注意别离题

——从Kingsman中James的身份争论谈一点看法


Kingsman是最近一部深受观众欢迎的电影,很好地还原了上世纪70年代左右间谍片黄金时期的许多元素。片中作为骑士Lancelot的James就是这样一个非常典型的“老派”特工,戏份虽然很少,但给大家留下了深刻印象。


本来这一切都很正常,可是随着这两天片源放出,大家关于原先电影里的一些细节的解读,开始出现了争议。


这是电影中Lancelot殉职后,在Kingsman总部的追悼仪式上显示的他的个人信息资料。本来这就是一个一闪而过的镜头,但是最近由于片源出了,广大影迷出于八卦心理开始研...

把第一幅图里的南瓜看成了柿子,傻傻地问“这俩为什么要住在柿子里”的我……|||

 

最近没肉吃:

#韩叶#来放一下奶油小方同学的无料本《The Devil&Ghost》全图,就是几个傻白甜梗组合,有一部分之前就放过啦☆ ps:据说无料在我还没睡醒的时候就切了,略震惊……


因为比较赶,所以其实这个系列的梗并没有完全画完,不过其实也没差……

从地图上看就是条小河的黄浦江23333~~~~~

(我今年也指着这个笑话过了啊哈哈哈哈哈)

 

一座城池:

手把手教你如何气死印场……

我觉得我早晚有一天要被印场的妹子拖黑……

太可爱了!!!!!

 

K.Y:

[小事情生賀]

講到團結,便是雷霆的代名詞,即使大家能力不是頂尖,但只要團隊合作,依然能闖下一番成績,
雷霆很幸運的能有肖時欽,以一己之力扛起大家長這個位置,
肖時欽也很幸福的能有他的夥伴,相信他包容他敬愛他,縱使為了更好的發展離開過,依舊是祝福,就算是回來時,迎接他的也只是一句”歡迎回家”,
雷霆是肖時欽永遠的家。

※畫到雷霆了!!
※小戴應該是...生化猫?(隨便設定你....蒸汽龐克風好難啊...

© 伊桑格兰 | Powered by LOFTER